哈萨克斯坦专家谈中哈合作新潜力:数字化经济与“中欧走廊”

 俄罗斯新闻     |      2021-08-16 07:42
  今年是哈萨克斯坦独立30周年,中哈两国建立合作伙伴关系的时间也快30年了。并且,从官方数据来看,双方的经贸往来成绩喜人。
 
  2020年,受到疫情影响,哈萨克斯坦与中国的贸易额不仅没有减少,反而增长了4%。纳扎尔巴耶夫基金会下属的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IMEP)代表称,去年全球供应链的中断使大多数国家的贸易额减少,在这种情况下,中哈贸易额仍逆势上扬,达到了154亿美元。
 
 
  2021年第一季度,两国贸易额继续呈现出增长态势。今年1-4月,双边贸易额突破50亿美元,同比增长10%。
 
  中国是哈萨克斯坦的第二大贸易伙伴。数据显示,2005年至2020年,中国对哈投资总额超过192亿美元,哈萨克斯坦对华投资约6.7亿美元。
 
  同时,联合基础设施项目的发展也使两国在过境运输方面受益。2020年,过境运输量增长17%。运输了90多万个集装箱。其中,90%以上为中欧班列货物运输。
 
  以上数据总体呈现出中哈合作的积极动态,但今天我想谈谈那些双方还未充分利用的经济合作潜力。尤其是一些哈萨克斯坦专家对此的看法。
 
  中国向哈萨克斯坦输出的是高科技产业
 
  对于“中国正在将过时的工厂迁至哈萨克斯坦”的成见和传言,哈萨克斯坦当局已不止一次作出澄清和解释。尤其是工业和基础设施发展部、外交部和其他相关部门,已正告那些散布谣言的人,在哈萨克斯坦需求最大和最具竞争力的经济领域力正在创建的是新型现代化产业。那些谈论所谓“从中国转移产业”的人扭曲了“从中国转移生产技术”的概念。与中国的合作旨在转让中国的生产技术,众所周知,技术转让是国际惯例。这些项目也得到国际专家的肯定,全都符合现代工业标准。
 
  据英国经济与商业研究中心(CEBR)的专家预测,中国将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显然,只有拥有最具突破性技术的国家才能实现这样的腾飞。因此,一些分析人士明确指出,中国技术和设备早已今非昔比。令人遗憾的是,如今仍有一些人用几十年前对中国工业发展初具雏形的刻板印象来思考问题。
 
  当然,中方在哈萨克斯坦经济投资的有效性仍是我们的关注焦点。早前曾有观察员称,中国投资者对原材料行业更感兴趣。那么先前实施的中哈产能合作项目现在情况如何呢?
 
  政治学家安东·布加恩科称,这些项目主要集中在原材料初加工领域,而非投资合作初期的石油和原材料领域。
 
  他指出,“我们已在生产具有更高附加值的产品,并有很多例证表明,与中国联合创建的项目让地区经济发展得以改观。”
 
  例如,在北哈州建立的菜籽加工和菜籽油生产创新企业,这个与中方合作伙伴共同建立的企业,为当地种植菜籽的居民带来了不错的收入。
 
  在图尔克斯坦州建成了与中国合作的马奶和骆驼奶加工项目(金骆驼),由于使用了新技术以及产品独有的药用价值,使“哈萨克斯坦制造”品牌得以出口,受到广大外国消费者的欢迎。
 
  得益于从中国吸引的投资,奇姆肯特炼油厂实现了现代化改造。如今成为一个超现代的技术综合体,生产的各种石化产品不仅满足了哈萨克斯坦市场需求还出口国外。
 
  今年6月20日,由中企承建的札纳塔斯风力发电站全面投产,目前已满足数万户家庭用电需求,哈萨克斯坦南部能源供应形势总体有所好转。
 
  札纳塔斯100MW风电项目是目前中亚规模最大风电项目。
 
  中国投资为哈萨克斯坦的工业现代化做出了贡献,哈萨克斯坦金融分析师拉苏尔·里斯曼别托夫对此表示赞成。
 
  截至2021年6月,在哈萨克斯坦注册登记的中资企业共有2705家。
 
  拉苏尔表示,中方投资的项目整体来说都是在盈利的。同时指出,在哈萨克斯坦,中资和中哈合资企业大多为贸易领域的企业。
 
  拉苏尔说:“营收最高的中企主要从事矿产开发,虽不敢说他们的盈利水平远高于或低于市场平均水平,但他们的运作都符合平均指标。”
 
  对于55个中哈产能合作项目,拉苏尔承认中国积极在哈萨克斯坦建设工业设施。作为优势,哈萨克斯坦将有机会实现快速的工业现代化和解决就业问题。
 
  他说:“在今后的劳动力市场上,会出现一批高端技术骨干。因为通过联合实施工业项目,可以为我们自己培养技术人员。”
 
  拉苏尔强调,让先进的高科技产业进入哈萨克斯坦非常重要。
 
  中国的数字化成就值得哈萨克斯坦借鉴
 
  据中国网络空间研究院早前发布的数据,2019年中国数字经济规模接近36万亿元(约合5.5万亿美元),占全国GDP总量的36%以上。因此,数字经济不仅成为国家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还成为创新发展的一种驱动力。
 
  对此,有专家在分析中哈长期合作历程时提出,中国的数字化成就非常值得哈萨克斯坦借鉴。
 
  尤其是政治学家安东·布加恩科曾在Ekonomist.kz平台上强调,中国数字经济的发展尤其是中国在数字现代化、构建数字系统、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方面的世界领先地位,对哈萨克斯坦有着直接影响。中国在众多数字行业都已成为先驱,成为包括哈萨克斯坦在内的其他国家发展数字经济的典范。
 
  据研究人员介绍,中国的数字化成就能让我们更清醒地评估哈萨克斯坦在该领域取得的成果。中国政府为数字化经济的发展创造了必要条件,然后将其成果用于国家。
 
  据布加恩科介绍,与中国不同的是,哈萨克斯坦国企和私企(大中小型企业)的数字化实施速度不同。IT 技术在各个经济部门的覆盖率不一致,存在将来出现数字化不平等的隐患。新冠疫情危机也暴露出哈萨克斯坦数字化领域的弱点。
 
  “哈萨克斯坦的政府服务能力能够满足电子数字签名的在线登记和社会福利的发放,但在利用‘大数据’制定防疫措施和掌握市民交通出行动态方面能力不足,”他说。
 
  并且,在尝试提供在线教育和其他社会服务时发现了许多缺陷。哈教育部认为,这主要是由于电信基础设施难以支撑超过 250 万的用户进行流媒体播放。
 
  同时,中国的经验表明,利用数字技术进行深入分析,可以更快、更有效地抗击疫情,同时可以节省国家资源,并有选择地加以利用。
 
  连接中欧哈萨克斯坦过境运输潜力巨大
 
  在中哈伙伴关系的热点问题中,其中一个就是哈萨克斯坦该如何利用自己在中欧铁路货运中的过境潜力,以及在过境服务市场的经营权。例如, 2020年,出现了一条绕过哈萨克斯坦通往乌兹别克斯坦的新的竞争性运输走廊。
 
  关于这个问题,哈萨克斯坦专家拉苏尔·里斯曼别托夫也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他说:“以前,只有不到2%的中欧贸易运输经过哈萨克斯坦,现在这一数字正在不断增加。哈萨克斯坦铁路公司以及其他运输机构正在研究如何提高效率。由吉尔吉斯斯坦绕过哈萨克斯坦通往乌兹别克斯坦新运输走廊的出现,会让哈萨克斯坦在竞争环境中学会更加有效地开展。我们必须明白,如果我们不提高该领域的服务质量,运输就不能成为可靠的利润来源。哈萨克斯坦不仅需要开发其过境潜力,还要提高服务质量,使过境路线多样化以增强其可靠性和吸引力。”
 
  事实表明,哈萨克斯坦正在开展必要的工作,加强中欧过境运输铁路线的潜力。
 
  “到 2025 年,第二条轨道将建成,多斯特克-莫因特图铁路段将全面电气化。今后,这个方向的吞吐量将增加5倍”。8月初在土库曼斯坦举行的中亚国家首脑磋商会议上,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表示,该项目投资将为22亿美元。
 
  他补充说,现有的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伊朗铁路也提供了巨大的机遇,这是通往海湾国家的最短路线。
 
  据托卡耶夫总统介绍,该地区每年不断增长的货物运输量决定了开发泛亚铁路南部走廊的必要性。例如,达巴扎-马克塔拉尔铁路的开通将使货物运输时间缩一半。马扎里沙里夫-喀布尔-白沙瓦铁路建设项目打开了进入南亚市场的大门,也被认为是有希望的。
 
  “哈萨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的港口容量潜力巨大。过去三年,跨里海航线的集装箱运输量增长了13倍。哈萨克斯坦计划以阿克套港为基础,打造世界领先运营商参与的集装箱枢纽,我们对区域内交通运输发展的互利合作持开放态度。”托卡耶夫表示。